我的频道 点击进入频道
频道推荐 点击添加频道
完成

拿装修皇宫的劲头儿,装修出租房的,他是第一人

在家ZAIJIA 2018-05-28 收藏


放着自己家不住,两年搬了5次家,

租来的房子花了3个月装修,

这个专门租老房住的男子到底为了啥?



Q & A




宅sir:为什么特别喜欢租房住?

叶子乐:面对电梯、楼房、完美户型、三室两厅,感觉被框得死死的,有种莫名的压抑感,喜欢改变,所以决定租房住!


宅sir:两年内的第五套房,为什么这么爱搬家?

叶子乐:别人觉得搬家是一件特别麻烦、折磨人的事,但对我来说是人生乐事,百搬不厌,越搬越找到人生方向。


宅sir:偏爱老房如你,分享下老房改造难点吧!

叶子乐:老房整体结构非常脆,水管和电路不能碰,一不小心就给你颜色看,全部都换新,要花新房2、3倍的力气来装修。  


宅sir:全家共用了多少种绿?搭配难点是什么?

叶子乐:上下里外用了不下几十种!绿色是非常难把控的颜色,颜色一个不准,就非常俗气难看,家具也特别难配。



认识他


在家屋主:叶子乐


视觉艺术家、跨界设计师,毕业于伦敦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作品受邀在伦敦赛默塞特宫、伦敦艺术家俱乐部等地展出。上海大剧院、施华洛世奇、哈苏等品牌合作艺术家,现在上海和柏林之间过着乐此不疲的双城生活。



搬家狂人叶子乐养成记

2.jpg


3.jpg


4.jpg

叶子乐柏林的家


5.jpg

6.jpg

叶子乐伦敦的家


从英国回来,搬回自己家住了几个月就呆不住了,住在伦敦的时候,房东家有玻璃房、大花园,还能在家里搞创作、拍照。回到上海,电梯、楼房、格局完美的三房两厅,我感觉被框得死死的,太爱改变我的,做了一个决定,我要租房住!!!    

7.jpg

8.jpg

9.jpg

叶子乐上海永福路的家


从出租的第一套老房,遇上爱 “闹情绪”的马桶君落荒而逃,搬到后来永福路的二层独栋,搬进来就没日没夜的画草图、做戏服、准备拍摄。


为了更高效的在家工作,把房子分割成工作区和休息区两块,一楼工作区欢快、明亮,拿起笔画什么来什么!二楼休息区以白色为主,床边有个浴缸利用率极高,洗完倒床瞬间昏睡!  


住了8个月我又搬了,一切都好,就是有点小,抱着唯一的遗憾我搬到了马路的另一边。

10.jpg

11.jpg

12.jpg

叶子乐上海淮海中路的家

期间为上海大剧院创作的四季主视觉


又是只看了一套房就选中这套3层顶楼的老房子,位置在美国领事馆和日本总领事官邸中,尖顶、采光好而且能给日常创作足够空间!客厅有40多㎡,5米多高的阁楼,两间卧室,一个大阳台。


现在的家在上海原法租界安福路,也是两年内的第五套房,这一次搬家是因为想“住进森林”:



因为这扇窗,迷上了这套一开始不合眼缘的老房子,而且为此整整装修了三个月!


为了营造怀旧的氛围,我用墨绿色的丝绒窗帘来衬托窗外1930年代俄罗斯贵族安德罗夫妇打造的“上海旧梦”。

13.jpg

14.jpg

改造中的客厅和改造前的卧室


用卢梭的画给客厅打底



客厅最大的亮点是窗外的风景和两面壁纸。为了整体效果达到我的要求,很多东西都得定做,家具的搭配上用到了冷暖对比和邻近色的处理。



墙纸是根据我非常喜欢的艺术家卢梭的油画作品《梦》改造的,符合森林绿意的主题。



跟着我搬了3次家的 骷髅先生,也是家里的一员。



家里的配色都是和我爱的艺术家相通的,比如这张墨西哥女艺术家Frida Kahlo的肖像就和壁纸完全呼应。



市面上买不到特别艳的绿沙发,但这个“绿房子”绝对不是随随便便的一个沙发就能hold得住,所以也是专门定做的,颜色绿的刚!刚!好!


 

Ekko Workshop的考尔德动态雕塑购于旧金山现代美术馆。 旅途中我很喜欢逛美术馆商店,经常能买到很多心仪的居家装饰品。但是旅途遥远,为了减少负担有一个小窍门,有些机场设有美术馆礼品分店,比如这套考尔德动态雕塑旧金山国际机场也能买到。


沙发上的Tim Walker的Story Teller影集,5年前买的影集对我影响深远。因为一连12天去看Tim Walker的摄影展,决定从一名珠宝设计师转型成为一名摄影师。


小象座椅:Vitra


安福路上有一家家居买手店Casa Casa,里面有很多不错价格适中又好看的家居产品,这套小象座椅和装饰摆件就是在吃完午餐回家的路上,顺手带回的。



松鼠标本来自中国最后的使鹿部落-敖鲁古雅酋长的帐篷,是去年去呼伦贝尔旅行时,带回来的宝贝,窗外的树上经常会有小松鼠在跳来跳去,放在火炉上,倒是蛮配的。


英国设计师Anne Sophie Cochevelou自己制作的芭比胸针别在墨绿丝绒的窗帘上,也算混搭成功。


地球仪酒柜:Zoffoli

马戏团木人:购于米兰复古小店

小矮人雕塑: Flying Tiger Copenhagen,购于罗马


不热衷购买奢侈品的我每次去意大利更喜欢逛一些古董小店和家居设计店,这三个不同品类的产品组合均来自意大利。


客厅的书架被我改成了放各种小玩意的展示柜,不会单纯为了装饰而装饰,所以书架上每一件小物件对我来说都是一段旅途的记忆。


古董小人头:购于德国小镇波勒

David Hockney 画册:购于伦敦皇家艺术学院


环保袋:非常有意义的一份礼物,来自上海大剧院。上海大剧院将我为他们创作的四季海报当时悬挂在外面的户外广告制作成环保袋送给了我。


肖像挂盘:来自英国国家肖像博物馆

小圆盘:格林兄弟纪念盘,购于德国小镇路边的施泰瑙。

玫瑰花茶具:David Austin茶杯,购于英国 伍尔弗汉普顿的David Austin花园。

白色茶杯:购于Bolia


David Austin是我非常喜欢的英国玫瑰培育专家,念书时会和朋友坐几小时的火车从伦敦去伍尔弗汉普顿的玫瑰园喝下午茶。Bolia在柏林的有一家店离我的住处很近,东西实用、价格合理,值得经常去逛。


熊猫沙发:屋主在德国柏林创立的年轻生活方式品牌Kimmik


我特别想要一个熊猫沙发,但是没有个家具品牌有绿色熊猫的沙发卖给我, 于是我就只能自己设计制作了这个啃竹子熊猫沙发



熊猫椅子上的瘦版维纳斯挂盘也是我的作品,看似油画其实也是拍出来的,完全没有PS哦,所有的花都是真的,不信你看,拍完之后花还可以用来装饰阳台。


拍摄现场


拍完的绣球花全部拿回之前淮海中路家的阳台,瞬间亲朋好友都要来家拍照。



淡绿色的餐厅

 


餐厅的三张苹果男孩是去年在伦敦为好友Niro Wang的服装品牌拍摄后自己创作的作品,模特是经常为Gucci走秀和拍片的英国模特Oliver Hayes,因为符合绿色房子的大主题,所以他们也被挂了出来。



相比餐厅,客厅的绿色要柔和许多,为了有些呼应,我特地把本来放在厨房的Vitra餐盘放在了苹果男孩的下方。

 

Bird girl陶瓷雕塑:冰岛艺术家Solveig Holm

草间弥生南瓜摆件:朋友从东京带给我的纪念品

收纳盘:购于柏林米特区家居买手店


米特区是我非常喜欢的柏林艺术区,有很多不错的画廊和家居设计小店,在柏林时,经常也是出门喝咖啡见朋友,就顺手去路过的小店带个小东西回家。



这个维纳斯半身石膏的绿色,调了不下12种颜色最后才选定,所以这个要比别的维纳斯胖2毫米。要衬墙角仙人掌的绿色,墙壁、踢角线的绿色都是不一样的,但又很和谐统一。

 


这个笔筒是当时装修时留下的“垃圾”,但放在绿色的桌布上就和很好看,家里有点金色是很好的搭配建议。

 


右边的海鹦标本也来自冰岛,完全体现了冰岛人民对大自然之美的诠释。



不开火的厨房



我不是个喜欢做饭的人,所以不用考虑日常做饭的油烟问题,所以客厅里当时设计的开放式厨房是没有灶台的,所以在墙面的设计上我就采用了拉丝金属板,确实好看。

一楼还有一间小房间被做成了厨房,非常实用。

 

小饼干:购于伦敦福特纳姆和玛森百货Fortnum&Mason

碗:用白萝卜做成的碗购于斯得哥尔摩

茶:购于伦敦维多利亚和阿尔博特博物馆V&A Museum


开放式厨房只放了一些小点心和茶杯等。



“五十度蓝”的卧室



再说说墙面、门面、贴脚线、窗框的绿色,也是翻透整个潘通色卡的结果,最后油漆工在三次抗议、两次罢工、一次企图逃跑…未果后光荣完成任务,并发誓这辈子再也不想刷绿色了。

 

卧室入口


卧室以蓝色调为主,为了更好的突出我的作品和我喜欢的David Hockney海报,蓝色的空间也会更放松,比较助睡眠。


 Tim Burton抱枕:购于加利福尼亚迪士尼乐园

挂画:在伦敦读书时创作的作品《水手与美人鱼》。

 

油画挂盘:购于伦敦Liberty百货

大白鹅沙发:Kimmik

挂画:在伦敦读书时的摄影作品《水手与美人鱼》。

 

床头桌:宜家

精灵版画:购于塞浦路斯

烛台:购于上海迪士尼

复刻  David Hockney挂画:购于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


床头区汇集了各种不同的蓝色,放在一起完全没有违和感。



去塞浦路斯拍作品时带回来的爱神版画、在维纳斯诞生地阿佛洛狄忒海捡来的石头和在美国救赎山的留影都是卧室非常有意义的东西。


斗柜:宜家

放大镜:购于英国福尔摩斯博物馆


据说窗边有门风水不好,墙角的大熊主要用来挡门,可能也莫名流露了一点童心。



Vintage卫浴空间,“砖红”配马蒂斯



浴室完全保留原有格局,打开绿色的小门,窗前的乳白色浴缸,也是老房的“遗产”。


马蒂斯展览海报:购于伦敦皇家艺术学院

空气清新剂:Fornasetti购于罗马

香薰蜡烛:LE LABO Santal 26购于纽约


不喜欢冰冷的瓷砖,所以卫生间用有肌理的防水涂料刷墙,颜色调了无数次才成功,参考了我在佛罗伦萨住过的一个修道院改造成的酒店的房间颜色,跟马蒂斯挂画完美搭配。



洗手盆是老房子自带的,大概1960-70年代就在这里了。洗手盆下面重新刷绿来配合浴室的窗帘和绿植。镜子是后期自己配的,延续古典风。



浴缸周围摆满了干花,冬天的时候,点上香薰看看书、泡澡,非常舒服。


跟叶子乐聊了很多,

杂志里,他是游离于梦幻和现实间的高冷王子,

宅sir眼里,他是童心未泯和精力旺盛的实操派,

能在生活中不断试错并为自己的改变买单,

何尝不是和不完美的生活和解的最佳途径呢?!




匿名用户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