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频道 点击进入频道
频道推荐 点击添加频道
完成

一个民谣音乐人的内心独白

网易云音乐 2018-09-19 收藏
 网易云音乐

网易云音乐

+关注



民谣音乐人是怎样的物种?


在众人印象里,他们背着吉他游走于各类livehouse,简单和旋弹唱着得不到的爱或追不到的梦。南方北方,姑娘梦想。想要视金钱如无物,却还是经常为来看演出的人数默默紧张。


今天,网易云音乐“关爱民谣音乐人内心成长协会”正式成立,我们特邀民谣音乐人@花粥本人,完成了一次老中医型详尽的自我剖析。


作者:花粥

民谣歌手,职业电竞选手

曾经一张专辑取名为“粥打野”

她强调:“音乐不是梦想而是乐趣,

梦想是躺在家里,有花不完的钱。”

曾倾情撰写

《花粥粉丝行为规范与自我约束指南》


(冷酷粥大爷竟在文末留了彩蛋,懂的看)


 为什么要写这篇文章 


在酝酿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困难重重,不止一次的回想,到底为什么我要答应来写这个。(???)


我有个网名叫花粥,多年前用这个名字发了几首歌传到豆瓣小站之后,它就变成了我的艺名。


其实名字只不过是一个代号而已,对于网络上接触到关于花粥的一些信息,从而就对她产生某些好的坏的评价的人来说,他们其实并不了解我,大部分甚至不知道我长什么样子,说起话来是什么语气,唱歌时候是什么表情,弹琴时候是什么姿势。


所以我开始巡演。好让满怀善意的人们对我多一些了解。


然而这篇文章并不是来宣传我今年的巡演的,上个月刚结束四个月70站的巡演,拖着我苟延残喘的身躯我现在只想宅在家打游戏。


所以这篇文章其实并没有什么目的性,我也懒得打新歌,一个是因为真的懒,再一个到目前为止我都不是很明白硬性宣传对于音乐到底有什么必要性。


那就来聊聊花粥吧。



 脸皮厚又学习好,就是风雨无阻地成长 


我就是那种学习还不错,但是班主任总是不太喜欢的学生。


上小学的时候,在课堂上当面说老师讲的题不对,弄的老师很没有面子。初中的时候又喜欢用笔记本自己写那种玛丽苏的言情小说,在班里传阅,同学上课看的津津有味,导致我被抓去谈话。高中的时候,我就不喜欢我的班主任,碰巧她也不喜欢我,我们就在教室里吵架。


这些老师给我的评价,要么就是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要么就是搅屎棍子(也不知道谁是屎),反正我从小就比一般女孩子脸皮厚,学习又好,于是就这样风雨无阻的成长起来。


后来回想起我的学生时期,我不是叛逆,我只是自尊心太强,一旦感受到阶级压迫,就浑身是劲的想抗争回去。其实大部分小孩儿都是这样,大人们都说叛逆,其实就是想把小孩儿改造的跟自己一样,成熟稳重。


(成熟稳重的花粥)


可偏偏我爸妈就不这样,这对奇葩的父母,在老师或者被我揍了的小孩父母面前赔礼道歉训斥完我之后,私下会认真的告诉我,我是对的。


这样的教育直接导致了一个结果,就是无论这生活的现实多么欺人太甚,我们表面可以妥协示弱,但是我们的内心永远都保留着一个最真实的自己。


这导致了我难以忍受大学生活。我爸妈一开始是不支持我退学的,他们觉得就算再没用,也该忍受着上完才是,可惜我18岁以后翅膀硬了,没人能管得了我,他们也就只能干喊两句而已。


综上所述,关于上学的部分,我着实是个反面教材,千万不要向我学习。


 生活中还有这么多好玩的事 

 要不干脆都写成歌呗 


接触独立音乐还是因为弹吉他,那个时候的独立音乐是真的独立。


引用富贵儿之前说过的一段话:“虽然不签厂牌的都可以叫独立音乐人,但真正的独立音乐必须方方面面都任性,写啥唱啥不为歌迷所绑架,不能说起来牛逼,唱出来却是跪舔。人格独立,逼格更要稳如死狗,风吹草动抑或天崩地裂都不会改变初衷的,才是独立音乐人。”


不像现在大势所趋,原创音乐和独立音乐已经混为一家了。



我当时听到了几首有意思的歌,歌词大白话还偶尔耍流氓,旋律简单,就像我们每个人洗澡时候都能随口创作的那种小歌一样,但是我就是觉得很有意思,把要说的话唱出来,为什么我之前都没见过别人这么唱歌呢,为什么这种歌这么少,生活中还有这么多好玩的事,要不干脆都写成歌唱出来呗。


后来我意识到,真正在做音乐的乐队,其实不屑于产出大量这种没有技术含量的小歌。但是我就没关系了,我就是个弹吉他玩的大学生,没人认识我,那时候的网民素质又高又温柔,不用担心发表了什么后会被狂喷,在这种没有后顾之忧的轻松环境中,我就开始创作了。


没想到的是,歌发出来会引起很多关注,大部分都是觉得新鲜有意思,也有少部分特意赶来批评的,无非就是“这也算是音乐”“这水平我小学时候就能写”“唱功辣鸡”什么的,看着怪好玩的。


后来我又写了一些歌,当我得知有人听了这些歌以后开怀大笑,有人听了以后泪眼朦胧,有人听了以后坚定了自己的方向,有人听了以后感受到人间的温暖,我原本不在乎无所谓的心态也发生了一些变化,我开始觉得我正在做的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于是我就一直写歌到现在。


 唱歌是不想忘记 

 每个人曾经都是小孩儿的样子 


从2012年的时候开始第一次全国巡演,当时的粉丝不到现在的十分之一,但是那年的巡演还是来了很多观众,我们都知道当时的观众并不是为了某个人而来,他们只是在支持一场独立音乐的地下演出。


后来我就一直在巡演,有时跟朋友们一起,有时是自己一个人,去了很多地方,认识了很多新朋友,越来越多的城市新开了livehouse,我的巡演就从一年15站变成了一年30站一年50站一年70站(2018年花粥“粥里没有花,只有老干妈”巡演一共66站,其中有56站都售罄了,没售罄的站也售出了99.9%!!)


(嘿嘿嘿嘿嘿!)


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大概经历了六七年之久,我从一个十八九岁的小孩儿,变成了一个25岁的大人。我看着人们在我的场子里相遇恋爱求婚或者分手,每年的重逢变成了一种仪式,大家都期待着一年一度的挤在这个闷热的空间里听我骚话连篇的度过这么一个特殊的夜晚。每次想到这里,我的内心好像忽然之间就变得柔软起来。


没有演出的时候,我还是戒不掉网瘾,就比如现在,打了这么多字以后我就有点没耐心想去玩会儿了,但是随着身体状况大不如前,现在也再不会像以前那样通宵打游戏,在峡谷里杀红了眼,从网吧走出来已经是清晨六七点,去刚开门的早餐店吃一碗馄饨,然后回家一觉睡到下午。


我的身体逐渐熬不住夜了,我的精神也不再像从前那样坚韧又肆无忌惮了。


我长大了。说出来怪矫情的,但是毕竟每个人都会长大的嘛。


后来我就想,我们之所以要一直歌唱,并不是为了告诉人们我们有多么与众不同,而是为了提醒他们,不要忘了自己最初的样子,我们每个人曾经都是小孩儿的样子。



十八九岁的那个网名叫“花粥”的女孩,到如今长成大人了。


洒脱自由的江湖气,小孩般的率直纯真,这些如今难以得见的东西,竟同时出现在她的身上,让人怎么不爱呢!



匿名用户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